疫情下的亲情

巴西圣保罗慈佑学校 叶棋棋 (16岁 中文七年级)

指导老师 蒋凤英

——-第二十一届世界华人学生作文大赛一等奖获得者

“出来,跟我包饺子”,妈妈走进我房间,语气硬邦邦的,你去把手洗了,帮我把这面剂子擀了,我包饺子。”

我不情愿地洗了手擀着面,妈妈一边包饺子一边又念叨着物价贵一边又数落着我太贪玩。因为疫情的原因,我已经宅在家将近五个月了,不知何时起妈妈的唠叨成了每天注定要上演的一幕。

我不想听她啰里八嗦的,于是打开音乐大声放起来。她依旧不停的数落我,我都当做耳旁风。

“外面的东西都很贵,平均饺子一个要两块多,自己包更好吃,肉多便宜,给你做你还不听话,不好好学习。”

我有些听烦了,手擀的也酸了,但依旧没有说话。

我不经意地看了她一眼,只见她骨瘦如柴的手上竟然有了零星的黑斑点,双手熟练的包着一个又一个的饺子,桌子上摆着一盘又一盘。视线往她身上移,我愣住了,这哪里是我记忆中年轻美丽的妈妈!妈妈鬓角有了白发,额头有了皱纹。第一次发现她是那么瘦弱。刹那间我不禁反省我的疏忽,在整个疫情期间一直是妈妈出门买菜,扔垃圾。而我呢,一步大门都没迈出去过。这么多年了,爸爸不在了,是妈妈一个人把我带大的,她很不容易了。疫情下她已经没有任何收入了,我还一句暖心的话都没有,甚至有时和她吵架,愧疚难过的情绪如同海水般涌来似乎要把我淹没,可我不知怎么说,只好用力擀着我的饺子皮。

晚上妈妈煮了一桌的饺子,我把第一个饺子夹给了妈妈,“妈妈对不起,明明你压力那么大,我却还是那么任性每常常惹你生气…”

妈妈慈祥的笑了“傻孩子,这有什么的,你知道错了就好。妈妈就希望你能够好好的学习,将来可以自食其力。”

我眼眶红了,夹起饺子放进嘴里,是我最爱的芹菜猪肉饺子。我百感交集思绪万千。前几天我随口说了一句想吃饺子了,妈妈看似不经意应了一句,那我们包饺子吃。其实我们已经连续吃三天不同馅的饺子了。唉,也许天下母亲们都有一个通病,只要你说哪样菜好吃,她就会频繁的一直做那道菜,直到我们厌烦为止,其实她这辈子就是拼命的把你觉得好的东西给你!可我们却觉得理所应当。

今晚的饺子让我明白了,亲情最浓也最淡,它永远不像爱情那样浓的轰轰烈烈,似乎又淡在柴米油盐酱醋茶之中。但它永远是人内心深处最柔软,最难以割舍的情感。平时,我们很少去在意感受这份浓浓环绕自身的感情,然而当我体味生命的珍贵时,懂得了这份爱是世界上最可贵,最淳朴的。

睡前我戴上耳机听听歌,手机放起了李荣浩的歌“哦~爸爸妈妈给我的不少不多,足够我在这年代奔波,足够我生活,年少的轻狂不能用来挥霍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