忆乡

巴西圣保罗圣本笃学校  杨锦茹 (16岁 中文七年级)        指导老师 蒋凤英

—–第二十一届世界华人学生作文大赛一等奖获得者

“独在异乡为异客,每逢佳节倍思亲。”稚嫩的读书声从略显嘈杂的教室内传出,懵懵懂懂的背诵着这不大理解的古诗。《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》是唐代诗人王维身处他乡,思念故土,遇上佳节庆典,更加暮云亲舍,感到遗憾万千时所题的七言绝句。它是我学会的第一首诗,也是至今令我感触最深的诗。

剪不断,理还乱……

小时的我并未远赴异国他乡,所以也不能理解什么是故乡,只当它是早已搬离的老家,是没有太多印象的故居。犹记得每逢过年都可以在老家门前的那片空地上玩鞭炮,小巧的摔炮、五颜六色的喷花炮、绚丽震撼的升空炮,还有许多叫不上名的烟花爆竹,花样繁多,经常吸引得路过串门的人驻足观望。如果赶巧,还可以和邻里的孩童举办一场切磋大会,看看谁的鞭炮放的更好看,谁的摔炮打的更响。直到夕阳西下也分不出个胜负,最后一身火药味,灰头土脸地被家长拎回家去……

故乡何处是,忘了除非醉。

一年年过去,小学毕业的我随着母亲前往巴西,在这个满是西方文化的国家中,元旦代表了一年的结尾,没有走街串巷的拜访亲朋,没有随处可见的红色对联,有的只是高大华丽的圣诞树以及声势浩大的游行活动。

四年的巴西生活稍纵即逝,我渐渐长大,似乎也开始慢慢理解故乡的含义,它是世界地图上那只高昂着头颅的“雄鸡”;是有着五千年文化底蕴的文明古国;是目之所及满是熟悉的中国汉字;是耳边随时能够听到亲切的中国语言;是节日来临时亲朋好友欢聚一堂其乐融融的温馨景象;也是奶奶充满关怀的“唠叨”……

胡马依北风,越鸟巢南枝。

“遥知兄弟登高处,遍插茱萸少一人。”虽然我有父母兄妹的陪伴,但是当那每年的最后一天悄然来袭,想到伯伯伯母会起一个大早为年夜饭而忙碌,小姨夫站在板凳上为门换上寓意来年平安顺利的新衣裳,我和弟弟在人群中上蹿下跳的,饭菜的香味夹杂着孩童的嬉闹声,大家各司其职热闹非凡的场景不再,心中难免升起些失落与遗憾。出门走走,听不到此起彼伏的祝福贺年声,看不到小朋友拿着刚到手的红包洋溢着的开心的笑容,见不到因为过年回家而大门紧闭的商业店铺,只感觉年味一下子被冲淡了许多。夜幕降临,宁静的夜空在屋内灯光的映照下显得更加凄冷,迟到的春晚,如常的晚饭,只剩换了一种方式发放的红包在提醒着我,除夕夜到了。可这仍然改变不了我已不在家乡的现实。

故乡是每个身在他乡异地的人内心最向往的地方,是落叶归根最后的抵达,是游子坚定不移的目标和信念。我在懵懂间茁壮成长,也希望可以回到那个属于我的故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