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德園故事(一)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張大千在巴西做豬鬃生意結果賠慘!!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畫壇巨匠張大千的畫,如今動輒拍出上千萬元和過億的天價,而他在巴西生活的17年裡,他的畫也非常搶手。 然而,為了賺錢,他曾經做過豬鬃生意。 其啼笑皆非的經過,請看官聽我慢慢道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張大千於1952年抵達阿根廷,因移民手續遲遲沒能辦下來,於是 1953年 3月來到了巴西。 不久,他看上了聖保羅市郊慕義一個叫達伊亞蘇拜巴的地方。 這裡地處湖邊,氣候宜人,極象老家四川,於是他買下一片270畝的湖邊農地,動工興建了一座中國式的園林。 園內種植無數東方珍稀樹木與花卉,修建了假山、人工湖,小橋、涼亭。 當然少不了他的大畫室,小畫室、客廳。 他為這座中國式園林,取名「八德園」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可惜上世紀70年代,聖保羅為擴大城市供水的水源,政府以修建水庫為名,徵收了包括張大千八德園在內的所有湖邊土地。 之後,隨著蓄水水位的提高,八德園沉入了水鄉澤國之下。 當然,這是後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張大千在華人中早就名聲遠揚,他又生性喜愛結交朋友,當年他的”八德園”,雖然地處郊外鄉間,從聖保羅即使開私家車,也有近兩小時的路程。 然而,交通不便,並未能阻擋許多华人來此造訪。 正可謂:窮在鬧市無人問,貴在深山有遠親。

1963年的一天,有兩位在巴西生活的四川老鄉,來拜訪張大千,他們除了想來求張大千的畫,還想談起一樁有錢可賺的生意。 他們知道,那個時間,張大千為了籌措出國辦畫展的經費,正需要一筆資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張大千見到老鄉上門,自然不會讓客人失望,當場揮筆作畫送給老鄉。 接下來,來者談起了一樁賺錢的生意,而且信誓旦旦地保證,穩賺不賠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兩位四川老鄉提及的生意,就是想成立一家豬鬃出口公司。 這兩人出國前,曾在中國做過豬鬃生意,到巴西後發現,當地人竟然把豬毛當垃圾扔掉了,實在可惜。 他們要開公司,利用免費的豬鬃,做油漆用的毛刷出口,這就需要資產擔保。 於是請張大千幫忙,共同開設公司,並聘請張大千當董事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一來可以協助兩個同鄉創業,二來有錢可賺,何樂而不為? 張大千爽快地答應下來。 並一切交由兩個同鄉去打理公司。 兩位老鄉,從香港聘請了4名技工,投資興建了廠房,又組織人力去各屠宰場收集豬鬃,很快產品源源不斷地生產出來,這些產品在巴西市場銷量不大,只有出口美國才能賺大錢,於是他們辦理了向美國出口的業務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然而誰也沒有想到,當他們正在做出口美夢之時,美國與中國交惡,對中國實行了經濟制裁。 停止了包括豬鬃產品在內的中國產品進口。 按理出口地是巴西,應不在禁令之例。 但是,由於張大千公司的產品設計與包裝,幾乎與中國大陸產品一模一樣,而被美國海關懷疑是中國產品,轉道巴西再銷往美國,一道禁令,打碎了張大千公司的美好計劃。

         真是天大的冤枉,怎麼樣才能證明是地道的巴西貨呢? 他們費盡腦汁, 終於想方設法,請來了美國駐聖保羅領事到工廠參觀 。 最終,美國領事確認該產品系巴西生產。 領事表示,他將與美國海關聯繫,予以放行。

         那時,通訊聯络手段落後,何況又是一宗有關豬毛刷子之類無關民生的小事,因此拖了很長時間,美國才取消了禁令。

         此時,張大千與他的同鄉得到結果后,非但沒有一絲喜悅,反而心情沉痛,後悔不已。 原來,全球市場,瞬息萬變,美國做油漆用的刷子原料,改用更便宜的尼龍絲了,豬鬃被市場冷落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就這樣,張大千的豬鬃公司,沒有賺到錢,反而使這位”董事長” ,還搭進了維持公司運作的很多開銷。

          當年豬鬃生意沒有做成,四川老鄉的後代,卻在數十年後得益。 2009年,一位四川人的後代,拿著一幅張大千的畫,來到南美僑報尋找買主。 被當時報社一位編輯以數萬巴幣買下,數年後又轉讓給溫州籍的一位巴西僑領。 該畫目前仍保存在這位僑領的上海公司里。 可以說,此畫雖然不是鴻篇巨制,卻見證了張大千做豬鬃生意的苦澀經歷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视频制作联系信箱:baxima1000@hotmail.com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4年,巴西遇到80多年來的乾旱,使得沉入水下的「八德園」露出了部分園林地基。本视频作者與夫人前往錄影拍照,記錄下了難得一見的時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