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西的貧民窟聽起來很可怕,但其實並非那麼恐怖。 如今貧民窟文化,已成為巴西多元文化中的一部分。 在2016年的里約奧運會上,巴西人絲毫不掩飾的將貧民窟文化元素搬上了開幕式,讓全世界觀眾為之驚歎又欣喜。 有人說,貧民窟是巴西明星的搖籃,超級球星貝利、羅納爾多、內瑪爾等都出自貧民窟,還湧現出一批跳桑巴、街舞以及歌手等演藝界人士。 在移民巴西的華人中,不乏富有冒險精神的人。 他們看到了貧民窟里的生財之道,於是大膽走進去,有人在此淘得第一桶金后,再出來創業成為成功的企業家。 今天,我來聊聊一位林老闆,貧民窟創業的故事。 林老闆上世紀六十年代移民巴西,在里約市區開了一間小店賣雜貨。 林老闆為人豪爽義氣,對朋友親如兄弟。 有一天,他的朋友要進貨櫃,急需用錢向他借錢,林先生就將自己準備買房子的錢借給了朋友。 本來那位朋友說好,三個月後還錢,卻不料貨櫃被人吃掉了,血本無歸,沒法還錢,只好把一處房地產抵給林老闆。 林老闆去查看,才知道朋友的房地產,是在一個貧民窟的山頭上,那是一個三居室的小平房,連帶300多平方米的地。 林老闆生怕那地產無人居住會被人侵佔,只好搬進貧民窟居住。 初來乍到貧民窟生活,林老闆也是有點膽怯,過了一些日子,他發現這裡並不可怕。 當地的權力機構就是居委會,居委會的主任是貧民們選出來的。 按中國人說法,居委會主任就是山頭的老大,他負責管理著貧民窟的所有的事務。 貧民窟裡人員複雜,魚龍混雜,但它卻有自己不成文的規矩。 比如,你在外面偷竊搶劫,搶得多就是英雄好漢,但在貧民窟里搞偷竊,那就是下流小人,初犯者逮著可能要剁手,慣犯就會被捆起來扔下山崖。 因此,貧民窟裡偷盜案子,反而比外面世界要少。 林老闆還發現,貧民窟裡用水用電不花錢,電是從公路邊電線杆上接下來的,東家接西家,南家接北家,像一個蜘蛛網。 水也是從自來水公司管道上接過來的,一家接一家,也就家家有了白用的自來水。 這就是巴西城鄉守法居民水電費貴的原因,在他們的水電費中,一半的錢是為貧民窟分攤的。 如果在貧民窟里開店,不交水費電費,不交營業稅,又不開發票,就省去了大筆開銷。 另外,林老闆還發現,貧民窟的人大都在城裡打工,他們銷費能力不低,因為他們住著自己亂蓋的房子,又無需付水電費,因此發了工資,就花個光光。 於是,林老闆在自己的地上,蓋起了一間雜貨超市,果菜食品,百貨服裝,什麼都賣,還經營殺雞店,這在市區裡是被衛生局禁止的。 總之,在貧民窟裡,唯有毒品是黑社會控制的不能碰外,假冒名牌,走私盜竊商品,都可以買賣。 林老闆超市的生意興旺,就不斷有錢進來。 林老闆開始在自己的地上,搭起三層樓的地基,蓋起了一房一廚一衛的小套房。 這種房子可供一至三人居住。 在貧民窟裡蓋房子,不要任何審批手續,林老闆有錢了,就蓋一套,蓋好一套,就出租一套。 幾年下來,共蓋了29套。 全部出租后,每月僅房租收入,就將近兩萬塊。 這錢來得這麼容易,讓林老闆偷著笑。 林老闆在貧民窟裡賺到了第一桶金,後來他有幸識了一位來巴西投資的臺灣商人,於是兩人合作,在外州開辦電器組裝工廠。 20年後,他成了身價千萬的企業家。 新冠疫情暴發后,林老闆的電器工廠一度停產數月,多虧他的貧民窟的超市和房租收入,貼補了公司的開銷,使他度過了難關。 林老闆在貧民窟里,可謂是悶聲發了大財,但不知是什麼原因,他很少向外人提起在貧民窟裡賺錢的秘密。 或許他怕有其他華人來此與他搶生意,或許他覺得掙錢的方式不那麼光采。